《义阳郡公》

 

  义阳郡公网由黄氏宗亲网提供技术支持!

         
  简繁字转换: 

 

 
   
                                   出生之地

 

                                      作者:黄建成

  我们无法选择父母,更无法来选择自己的出生之地,对于一个人而言出生之地是最珍贵的,因为她是我们人生的起点。我的出生之地是福临,而父亲的出生之地却是湘阴县三塘。
  年逾古稀的老父亲,常常说起他的童年,那些小时候的往事也正是我最爱听的故事。大概是因为战争的原因,爷爷为了躲避“抓壮丁”,举家外迁,一路风仆仆的搬到了百里之外的湘阴,在大河边上的一个小村庄里落地生根安顿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十来年,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离开,其中我的伯父、父亲、姑姑都是出生在那里,屈指一数至今已足足七十年有余。“小时候和玩伴一起嬉戏、高高的土墙、香喷喷的大饼子、稻田里保抱不住的大鲤鱼……”父亲说起那些快乐的往事,高兴的就像一个孩子,仿佛比我们的童年还要幸福。我很好奇父亲话语中那个神秘的地方,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酝酿这个计划快有一年的时间了,昨天终于喊上姑姑,我们一起出发了。按照导航仪的指引和父亲的记忆,选择了059县道,这是一条长沙通往湘阴的古道也是一条通往父亲记忆的路,从福临出发途经李家塅、新市、黄柏、白水、六塘、三塘等多个乡镇,耗时近两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父亲和姑姑坐在车上,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回忆着当年搬家时的情形。大概那是1949年秋季里的一天,天气晴好,奶奶抱着不到两岁的姑姑,父亲坐在独轮车(俗称土车子)上,爷爷推车,伯父他们就在前边拉车,热心的邻居们则肩挑、车推着各种各样生活用具,一路上长长的送行队伍浩浩荡荡,从清晨出发一直到夜幕降临,整整匆匆忙忙地赶了一天的路才到福临铺,其中姑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在路上经过一处狭窄的小桥时,遇到了热心的解放军叔叔,是他们把姑姑抱过桥并且帮忙把所有东西转移过河的……。

 

父亲的记忆力很好,我们几乎没有走多余的路,从六塘铺过来行了一段蜿蜒曲折的乡村道路后就到了三塘,在三塘桥上父亲特意叮嘱我要停下车来走走。这是一条连着洞庭湖的河港,江面上微寒的北风吹起串串涟漪,清澈的河水奔流不息,渔民正划着小船在忙活着,父亲站在桥中央,极目远方,突然说起了小时候发生在这里的一个故事。原来,当年爷爷一家搬到这个村子时,家里人丁兴旺,大概又因为爸爸的可爱,县城里一户有钱人家找到爷爷奶奶想要把父亲收养到他们家去,并且许诺有吃不完的又大又香的饼子,让父亲过上极富贵的生活,年幼的父亲被连哄带骗的来到了这个桥上时,突然哇哇大哭起来调头就跑,一边伤心地哭喊着“我要妈妈、我不要大饼子……”,,一边往家里方向狂奔而去。就这样,三塘桥成了父亲人生的一个返折点,当时懵懵懂懂的父亲最终放弃了富贵,安于贫穷,不然差点点就没有后来的我们了。过了这个桥,大概一两里路程就到了爷爷当年居住的地方,可是由于街道和田野改变了模样,父亲一下变得模糊陌生起来,问了两位路边好心人我们才顺利的找到了那个叫“金塘屋”的地方。突然父亲在车里惊喜的指着前方高兴的喊着“就是这里、就是这里,这就是我的家……”。我应声望去,在对面不远处矗立着一排上世纪90年代建造的小楼房,此刻,我心一沉心情降到了冰点,我们的家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不是父亲平日里叙说的那个模样呀!在我的想象里原本以为我们家应该是一些低矮的青瓦土砖茅草房子,即使时间久远了,雨水也应该只是把房子雕蚀得摇摇欲坠、或者是一段段断壁残垣的。社会前进的脚步总是会把历史改变得面目全非,就在这块土地上后来新建了这些房子,房子又有了新主人,而且在这些房子里又诞生了很多新生命,吴姓主人家明白了我们的来意后客气得像是多年未见的亲戚一样,连忙招呼我们就坐、吃饭。

 一阵寒暄后,大家顾不得休息就直奔房前屋后、田间山头开始寻寻寻觅觅起来,我迫不及待的要把那个日思夜想的家还原出来。老父亲踱着沉重的步伐,一边对着角落指指点点,一边回忆着喃喃自语,门前的小水沟和池塘依然保持着原貌,青石板静静地搭在池塘边,光光的石面上是奶奶曾经洗衣服洗菜打磨留下来的印子;房子后面小林子里的淡竹和树苗长的郁郁葱葱,父亲说小时候和小伙伴们经常在这里打闹嬉戏,可惜今天找不到记忆里那个高高难以逾越的土坡和那群调皮的小伙伴们了;有几颗上了些年纪的大树像几把遮阳大伞矗立着,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又好像要在告诉我们什么,我正想问父亲小时候他们是不是经常也会爬到树上去掏鸟窝,父亲却说没有了任何大树的记忆,也许那时候这些树还是小树苗吧;在墙角的一堆积土里发现了一些古老的青砖和碎瓦,我敢断定这一定是我们家房子遗留下的原物,轻轻地抚摸着每一块砖头,打量着每一块碎片,仔细的寻找着上面生活过的痕迹,然后高兴地拍下照片发到群里,我要告诉大家这就是我们家的祖业——曾经为爷爷奶奶全家遮风挡雨的房子;父亲和伯父小时候趴在鱼背上也没能抱得住的那条大鲤鱼会是在什么地方呢?,我催促父亲快带我去寻找,这是我最感兴趣的景点之一,遗憾的是吴姓主人告诉我们那个池塘已经不复存在,别人家早已建好房子,我好惋惜;在现在房子的南面以前是一大片的山坡旱土,现在被改成了良田,父亲唠叨着“变了、变了,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我笑着接过父亲的话,“是的,是的,这是谁家改种了我们家的地,怎么还不告诉我们一声啊?”;行走在田垄间的小路上,冬日里的田野充满凋零和苍凉,我俯下身轻轻地爬开枯草丛,抓一把泥土握在手掌里,黑黑的润润的,闻一下,心旷神怡,这里面可渗透着爷爷奶奶辛勤的汗水呀!春种秋收,年复一年,炎炎烈日下爷爷挥汗如雨,全家老小的温饱和希望就都在这里;父亲东瞧瞧西看看,四处打听小时候的那些玩伴们,好想找一个见证人来一起原原本本告诉我们这里曾经的一切,可惜姑姑记不清楚接不上话语,而其他的小伙伴们也都不知去处了,人为什么要长大呢?又怎么能不长大!再美的风景也留不住匆匆的脚步,停顿了一番后,我们踏上返程的汽车,父亲和姑姑徘徊在村口,时而回头望望,恋恋不舍,我也仰望着天空,对着云彩挥一挥手,模仿着那个最浪漫的告别,再见了,湘阴三塘;再见了,父亲念念不忘的出生之地。


父亲和姑姑都很开心,这是一直以来他们心中的愿望。回来后,我把路上所见所闻分享给了家人,大家都想再去看看这个远方的世外桃源,都觉得这是一趟最有意义的旅行,我生怕时间久远,记忆会忘了我们曾经的这个“家”,所以快速写下这篇游览日记以作纪念。由衷感叹,人生真的就像是一场旅行,从出生地出发,一路上扶老携幼、呼朋引伴,停顿坎坷,奔波不息,经事阅人无数后才会发现人生旅程在乎的不仅仅是沿途的风景,而更在乎的是看风景时的心情和那些陪伴你一起看风景的人,最美的风景不在远方,在心中!